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之窗

一位985高校“特优毕业生”的10年创业路

来源: 发布时间:2015-05-08 作者:新华网 阅读数:6005次

     “80后”的方毅,在校是“明星学生”。1999年,他被保送进入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工科混合班就读,2003年又被保送进入浙江大学计算机专业读研究生,毕业时获评“浙江大学特优毕业生”。

  然而他偏爱创业。2001年,他被选入只有60人的浙大创新与创业管理强化班,聆听MBA老师们的课程,在浙大科技园接受创新创业系统辅导,从此,创业不辍。

  “2005年,我开始第一次创业,做‘手机备备’,后来被百度收购了;第二次创业做了‘个信’,后来被腾讯干掉了;个推是我的第三次创业,做手机消息推送服务。”

  在经历了硬件开发商、软件开发商到技术提供商的几度定位之后,方毅带领的团队定位在了“送水工”角色上——目前“个推”业务独立覆盖8亿手机终端,在第三方推送服务的部署上占据国内90%的市场份额。

  2014年7月,“个推”宣布完成B轮数千万美元融资,软银赛富领投,原A轮投资方悉数跟投,“这可能是国内B2D行业迄今最大的创业公司单笔融资。”方毅说。

  2014年11月,“个推”获第三届中国创新创业大赛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行业全国总决赛第一名。

  在互联网创业、科技型创业的江湖里,收益大、风险也大,被替代、被颠覆的事随时可能发生。

  在方毅的创业道路上,资金链断裂、技术瓶颈、小伙伴跳槽的状况都发生过。

  “最难过的时刻是裁员,从135人的团队直接缩减到50多人,现在回头想想,没有裁过员的也许不能叫做公司。”

  但10年创业征途,他始终坚信自己的选择,“虽九死其犹未悔”。

  方毅很感激在自己创业路上帮助过他的“贵人”,也很愿意把自己的一部分时间留给和自己当年一样选择创业的年轻人。他每年会到母校浙江大学去进行四五场的创业讲座,也会到本土创业圈子B座12楼进行创业分享访谈。

  在累积的多年互联网创业经验中,他拿出分享的内容常常是自己亲历的失败。“对于创业者来说,失败的教训比夸夸其谈的成功学更实用。”

  例如说到自己的第一次创业,“当手机不停更新的时候,它就要不停地去适配。你会发现你的敌人不停地增加,不停地进化,你有限的生命都投入到无限的适配中去了”。他告诫师弟师妹们:Find the Must-Win Battle,选对战场,才有必胜一役。

  又如说到第二次创业,他告诉师弟师妹们说,“当竞争对手是一只大象,我是一只蚂蚁,大象腿踢过来的时候我可以用针扎,但是这只蚂蚁不幸处在了象群迁徙的道路上,画面太美就不敢看了。所以创业过程中,大家可以很勇敢,但尽量不要选在超级大鳄或者说过早地选在超级大鳄必经之路上。”

  2014年,方毅和一些小伙伴共同发起了“涌泉—华旦基金”,专注移动互联网行业的创投,希望能够帮助更多的初创企业孵化成长。

  创业10年,方毅的穿着依旧“校园风”,他和妻女住在杭州普通小区的小房子里,上下班走路,远一些骑自行车,办公场地是和百来人分享的、1000平方米大开间里的一小格。

  他和他的创业伙伴兼妻子张洁有共识,比起舒适的办公条件,自由、开放这些创业企业的氛围更可贵。

  “我们这一代的创业者,已经不需要通过穿什么、住在哪里等物质去证明,我们的内心已经足够丰富强大。”

  不过,2014年,他购入了一辆红色的特斯拉。在杭州,他是首批车主之一。

  “这一行为代表了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对未来科技趋势所保有的好奇心,如果能从中得到一些灵感,价值就会远远超过车价本身。”

  而且,这辆特斯拉成了“个推”员工的一项福利——只要经过报备,每个人都有一天的使用权。

  在方毅目前所带领的团队中,有来自伯克利大学的数学博士,有来自上市公司的数据专家,还有百度、腾讯、IBM的前员工,而更重要的是,这个已经有“90后”员工融入的年轻团队,需要符合他们价值观的企业文化。

  “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讲,可以接受同样的工资,但是工作环境需要更加良好一点,这个工作环境也包括所在公司在整个行业里的一个形象。希望同事们在使用的时候,能够感受到自豪感和归属感。”

  有人问他,如果有一天他的公司发展到可以放手,他会选择一份什么样的职业。方毅说:“创业教练。”